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试行“诚信驿站”_社会新闻_南方网

2018-09-14 08:50

“诚信驿站”提供图书借阅、物品销售以及共享自行车等服务。

  你站在一处货架前,这里有你需要购买的文具、饮用水,有你需要借用的伞、图书甚至自行车,这里实行无人售卖、无人借阅,现场无人监督、没有监控,你随意拿走也不会受到任何惩戒,此时你会自觉投币、按时归还吗?以诚信为名,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正在进行这样的尝试。

  3年前,他们开始在校内设立无人售货点,学生可以从此处购买、借用所需的物品,只需自行投币或自行归还。目前,这一“诚信驿站”已在校内扩张至6个。数据显示,它们的营业额持续上升,收款率超过九成。他们甚至打算将这一驿站扩展至校外。

  小店无人管 结账靠自觉

  路过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宿舍区和教学区,你可以看见这样的“诚信驿站”。

  它是一个无人售货点,一排红色货架,上面摆放着饮用水、作业纸和签字笔等。货架旁边挂着一个投币箱,上面贴着收款二维码。所有购物者需要自取物品,然后投币或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付款。

  它还是一个共享租用区,旁边有可供借用的书籍、雨伞和单车,这些物品上面印着红色的“诚信”二字。一本登记册摆在旁边,借用者只需在上面登记个人所借物品和时间,然后自觉归还。

  驿站周边,没有人看管,更没有摄像头,即便是随手拿走这些东西,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。在旁边的宣传栏上,贴着驿站管理员的信息和章程。作为驿站负责人的学生党员岑绮岚告诉南都记者,这些管理员并不管理售卖和借用事宜,他们只负责采购、补货和现场物品整理。

  采访时,有一名女生前来自行取了10张作业纸,她扫描旁边的二维码付了1元。“应该没有人会随便拿走东西吧?买东西要付钱,这是幼儿园就学过的。况且(顺手牵羊)大家也会不好意思的。”她说。

  宿管员黄女士说,设立在此的诚信驿站,为很多学生提供了方便,“大家渴了,就能随手在这里买水;下雨了,还能借诚信伞。有时候有学生问我,‘阿姨你有没有伞借一下,我要去上课’,我就会把他们指引到这里来。”

  驿站管理员余锴对此表示认同。他说,通常驿站最畅销的是饮用水和作业纸。因为下课后去操场打完球,大家都会有饮水需求,尤其是夏天,驿站的设置就为大家解决了买水烦恼;作业纸则是平常大家写作业的“刚需”,262222com盛杰堂论坛。2元一大瓶饮用水,市价要3元;1毛钱一张作业纸,在外面便利店需要2毛甚至5毛,诚信驿站的商品都比其他地方便宜,吸引了不少学生前来购买。

  试行已三年 业务在拓展

  为何会设一个这样的“方便小店”?广州大学华软学院财会系党总支书记蔡义津说,诚信驿站是从2014年起由14级财会系学生设立,然后由新生传承下来。他们的初衷是建立一个诚信教育的倡导点,“用这样的方式,达到教育的目的”。

  最初,他们只是在学校E形教学楼外摆放了一个小柜子,上面摆放着饮用水和文具,一旁放置着投币箱,连诚信驿站的海报也是简陋的手绘版。“那时候,很多人以为是做公益活动,有需要的人拿着就走了,直到旁边有人提醒才反应过来:哦,原来这个是无人售卖的。”

  试行3年来,诚信驿站从1个扩张到6个点,遍布学校的教学楼和宿舍楼。根据学生需要,售卖物品和服务范围也在不断调整和拓展。学生日常学习需要的作业纸、封面纸、签字笔,以及饮用水和纸巾都能在这里买到,而且售价比商店便宜。他们还增加了图书、单车和雨伞的借用服务。

  岑绮岚说,这些物品都是他们从即将毕业的学姐学长那收集来的。毕业生的书籍带不走,他们就逐个宿舍上门收回来;单车带不走,他们也统一收集起来,喷成红色;有学生落在课室等处的雨伞,也被放在这里,当作公用。共享单车在广州还没有普及时,这所学校就已经出现共享单车和共享雨伞。

  如今,诚信驿站由财会系的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一共100余人轮流管理。除了上述用途,如今诚信驿站还是学生们的生活平台。学生们拾到饭卡、雨伞等物品,也会交到驿站,等待失主来认领。驿站宣传栏上,则贴满了学生们对学校的意见和建议:“食堂的饭菜能更好吃吗”“学校的移动信号太差了”……

“诚信驿站”的图书借阅表,全凭学生自觉填写。

  计划设基金 营收做公益

  “最开始的时候,每个月都有亏损,情况大约在半年后就改善了。”岑绮岚现在上大三,她说自己是从大二时跟着师兄师姐管理驿站,一步步做到驿站负责人。她见证并参与了驿站的变迁。甚至于现在的红色货架,也是她和同学从网上购买材料,再用一块块木板自己拼接成的。

  为了将成本降到最低,从而可以找到“比外面便宜的货品”,她和伙伴们利用周末休息时间一家一家跑批发市场,找批发价最便宜的水、签字笔、打印纸等,从而找到了现在的供应商。“我们不是为了赚钱,为的是把诚信这个概念宣传出去,让每个学生都有切身体会。”

  诚信驿站的营收数据显示,其营业额持续增加,目前已成功实现盈利。不过,在应收账款和实收账款上,平均每学期仍存在200元-300元的差额。对比每一学期的收款数据可见,收款率在持续上升,目前收款率大约达到了98%。即便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,绝大部分学生都愿意主动买单。

  有盈利了,这些钱怎么处理?蔡义津说,他们将所获收益用来支持周边神港养老院、安安幼儿园等,他们用诚信驿站的收益为老人们购买鞋和生活用品,送到老人的手里,让学生们感受到驿站的意义所在。蔡义津说,接下来准备用这笔经费设立一个专门的公益基金,把这件事持续做下去。

  蔡义津说,前段时间,从化区相关部门来学校考察,希望推广他们的实践。他们已有打算,将诚信驿站推广到社区、企业当中,初步计划是先在附近社区试点图书借阅项目,“我们也考虑到社会跟校园诚信氛围有差别,打算先行启动一个项目作为试点”。

  谈文明

  从身边小事 让诚信直抵人心

  我们惯常于看到这样的新闻:广州天河区公共洗手间全部配备厕纸,但市民滥用厕纸情况依旧普遍,甚至有厕纸被整卷搬走;共享单车被私自占用,甚至上锁,成为私车情况随处可见……

  乱象丛生,占“小便宜”者众,遮盖了原本光鲜亮丽的城市面貌,也掩盖了“诚信”这一原本作为常态的人际关系。以至于时常萌生怀疑:人与人之间,还有信任可言吗?

  没有任何监督措施的情况下,你会主动付钱吗?“白拿”不会受到任何惩戒,你会毫不犹豫地拿走吗?看似简陋的诚信驿站,却是对人性最直接的拷问。“我们有心理准备,也有信心。”作为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财会系党总支书记的蔡义津,回忆起最初设立诚信驿站时的心理,他如是说。

  在这时,诚信驿站的身份是多重的:它是一个货架,为学生提供所需的商品和可借的物品;它是一个宣传站点,把“诚信”二字当头挂,向来往众人宣传;它是一个试验点,检验学生的诚信尺度;它更是一个教学窗口,坐落在大学的一角,用诚信作基石,为学生走上社会的人生奠基。

  驿站设立3年多,同学们显然交上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:98%左右的收款率,足见诚信风气。诚信驿站的设立值得点赞,这群为诚信精神所影响的90后学生更为可期。

  采写:南都记者 刘雪

  摄影:南都记者 钟锐钧